希望每个老师都能成为自己学生心目中的“教育家”

lqh   2017-10-10 16:56

作者:北京四中语文老师陈年年

来源:“ 有鱼的语文课”微信公号

好几年前,有个学生严重违纪要受处分,我约他家长谈话。

自然,这样的谈话不会太愉快。家长都是不愿意孩子背处分的,一般都会先给老师上一堂“爱才是教育的本质”的课,但事实在那摆着,校规校级在那放着,家长也没有办法扭转乾坤。

到最后,我看这位家长实在是很郁闷,就想宽慰他一下,说孩子也不是那么不懂事,比如前几天,他就把头发剪短了,要知道以前,他总是不理发的,我多次提醒都没用。

家长眼里泛出了欣喜的光芒,说:

陈老师!您知道为什么吗?前几天孩子回家突然问我,我头发是很长吗?我说是啊,怎么啦?孩子说,我在学校遇到刘校长了,校长跟我说你该理发了,我就觉得吧,是不是头发真的太长了。我赶紧说,的确太长了,现在就去剪了吧。于是孩子就剪了头发了。

故事如果就到这里,就不会让我有那么深的印象。重点在于,这位家长补了一句结语:

“陈老师,您知道什么是教育家吗?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这就是教育家!”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就冒出了福柯的名言:话语即权力。这个场景,真真很好地印证了这句话。在这个情境里,家长没弄明白一个逻辑:不是因为校长一句话解决了问题,他才是教育家;而是因为他是教育家,才会出现一句话解决问题的情况。因为校长这句话实在太正常不过,没有什么可供发挥提炼的教育智慧。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线老师,天天面对着这个孩子,天天提醒他要理发,他不当回事。一天某个偶然,遇见了校长,校长提醒要理发,这孩子就去剪了。权力差异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和校长,在身份、名望上有巨大差别。人微言轻,意思是人地位轻微,说的话就不被看重。在那个学生那里,我可能就是因人微而言轻。

很多地方都是如此。

比如,我在高三想方设法隔三差五给学生打气鼓劲儿,很可能比不上刘校长偶尔一次出现在会场对大家说几句话的效果。因为在声望和对教育的把握上,陈老师和刘校长是有巨大差距的,哪怕你们说的话一样。

比如,我在课堂上不断实践的语文学习理念,不如李家声老师(我校语文特级教师)来给大家讲两次课的效果。因为在声望、学问和经验上,陈老师和李老师也是有巨大差距的,哪怕你们说的话一样。

那种名望,那种随着这些有名望的人出现时自带的光环,会自然对他们说的话产生加持效果。所谓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所以,我一直觉得,即使有些东西自己人也能讲,但还真就得请外面的人来讲,因为在听众那里效果是会有差别的。换一个角度想,亦即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如果请一位很有名望的老师教你三年,你是否也会审美疲劳?心里的敬意还在,但偶然一次的相遇里,那种触电般的、膜拜式的心态多半会因为熟悉而消失。

曾看过一个故事:

钟士季尝向人道:“吾少年时一纸书,人云是阮步兵书,皆字字生义,既知是吾,不复道也。”(转引自鲁迅《中国小说史略》)

我钟会的一首诗,当大家认为是大名鼎鼎的阮籍创作的时候,恨不得每一个字都要挖掘出可讲究之处(“字字生义”),一旦知道是我这个无名小辈的,也就连提都懒得提了(“不复道也”)。

这个故事足证世人心态大抵如此。声望二字,是你话语权的重要来源。如果你还真能用实力维持住自己话语的品位,那就能持续拥有话语权。

你说,我就是芸芸众生之一,没有声望,怎么办?其实上面已经说过两种答案了,一是借重有声望有影响力的人,来为自己站脚助威,增加自己话语的分量。所谓“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二是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去积累业绩,慢慢让自己拥有位势,当你在那个位置的时候,你就拥有了获得话语权的机会,一旦你自身的确很有实力,就能抓住话语权,去影响更多的人。

第三个答案呢?需要我们从这个孩子的角度去看去找。

老师说我不听,校长说我就听。肯定不是因为膜拜权力,而是对权力世界的一种自然适应。大多数中学生对“权力”这一概念还没有什么太切身的体会。学生做的“见人下菜碟”的事的确很多,但归结为“权力面前的奴性”有些夸大其词。他们只不过是在混沌地熟悉和运用在权力世界里的规则。你虽然管着我,但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就可以不听你的;他不直接管我,但有权力能真正触及到我的利益,我就得听他的。他们虽然不明白这当中的机制,但是有生存的直觉,所以自然有了见人下菜碟的现象。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让一线管理者拥有部分权力。或者,一线管理者得知道自己的管理权力在哪里、有哪些。

但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学生感觉得到了格外的关注——校长竟然看到我了!这种有意无意的额外关注,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以校长的身份,能和个别学生发生直接的联系,对那个孩子而言,是一次重要的体验。这是天天见得着的老师无法带给学生的。大家不用觉得不公平,绝大多数学生铭记和感念的还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这些天天和他们摸爬滚打在一起的人,而不是校长。所以一线老师能给学生什么额外的关注,就是形成自己话语权、发挥教育影响力的最佳机会。

在特定的机会里,对某个学生和其他学生不一样,对这个学生会有很大影响。比如我就记着自己高二时晚自习偷偷看课外书《平凡的世界》,班主任汤妈妈发现了。她拿起书,两秒钟后,她把书放下,然后走开了。我一直感激到现在,因为正是这本书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大学毕业论文写的是《平凡的世界》,以后给教的每届学生都推荐。汤妈妈的举动是对我的“特赦”,我被区别对待了,我在心理上就对她产生了基本的亲近和信任,她的话,我就更愿意听。换句话说,她在我这里有话语权。

希望每个老师都能成为自己学生心目中的“教育家”。

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我对这个故事就有这些想法。

您有什么角度呢?欢迎留言分享。

收藏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11951
| 2

以上为置顶评论

#1

2017-10-10 20:31 回复

kooooooo
添加附件
快速上传 本地图片 网络图片

图片 个上传失败, 重新上传

附件 最多上传12个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