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阅读

已选标签: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作者:吴晓波

    每个父亲,在女儿十八岁的时候,都有为她写一本书的冲动。现在,轮到我做这件事了。

    你应该还记得,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问你一个问题:你长大后喜欢干什么?

    查看全部
    修改于 2016-07-06 | 阅读量 5352
    程娟 我们现在说的是绝大部分,不强调少一部分,阐述内容不同
    王育青爸爸 写得很好,^_^我们可以借鉴,没个家庭的情况不同,当你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时候,你又有什么理由选择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呢?刚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一个准大学生被骗了几千元的学费,确为此付出了生命,几千元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次旅游的零头,或是一张机票,可是对那个准大学生来说是她的梦想,是她的全部,我们需要的是要孩子认识自己,认清形势,要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根据自身情况和家庭条件规划好自己的生活才是真正的需要考虑的!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山苜楂包子

    作者:沫陌行 发表于 2014-05-14 01:27:04

    对于儿时的我,山苜楂菜绝不是一种美食,但有一次除外。

    山苜楂是一种野菜,在山东丘陵地区很常见。每年清明时节到五月是山苜楂茂盛肥美的季节。每到这时候,念旧的主妇们和忆苦思甜的老太太们都会相约一起去郊外挖野菜。荠菜、苦菜都是珍品,挖上一小塑料袋就心满意足了。唯独山苜楂,不摘上那么一麻袋,都不好意思回来。一是因为山苜楂生命力旺盛,雨水丰盛的条件下,漫山遍野都是。二来,是因为这是一种很“廉价”的野菜,即使是在人类味蕾返璞归真的现今,它仍然平凡普通,数不上山珍海味。

    查看全部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4744
    迷糊 在威海每年都能吃到,美味[色]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我的理想家庭

    作者:老舍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讲恋爱,讲革命,讲志愿,似乎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简直想不到组织家庭——结婚既是爱的坟墓,家庭根本上是英雄好汉的累赘。及至过了三十,革命成功与否,事情好歹不论,反正领略够了人情世故,壮气就差点事儿了。虽然明知家庭之累,等于投胎为马为牛,可是人生总不过如此,多少也都得经验一番,既不坚持独身,结婚倒也还容易。于是发帖子请客,笑着开驶倒车,苦乐容或相抵,反正至少凑个热闹。到了四十,儿女已有二三,贫也好富也好,自己认头苦曳,对于年轻的朋友已经

    查看全部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5124
    谷子? [偷笑][偷笑][大笑][大笑]
    丁_丁 呵呵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黄油烙饼

    作者:汪曾祺

      萧胜跟着爸爸到口外去。

      萧胜满七岁,进八岁了。他这些年一直跟着奶奶过。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会儿修水库啦,一会儿大炼钢铁啦。他妈也是调来调去。奶奶一个人在家乡,说是冷清得很。他三岁那年,就被送回老家来了。他在家乡吃了好些萝卜白菜,小米面饼子,玉米面饼子,长高了。

      奶奶不怎么管他。奶奶有事。她老是找出一些零碎料子给他接衣裳,接褂子,接裤子,接棉袄,接棉裤。他的衣服都是接成一道一道的,一道青,一道蓝。倒是挺干净的。奶奶还给他做鞋。自己打袼褙,剪样子

    查看全部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4643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散文:华瞻的日记

    作者:丰子恺 写于1926年

    隔壁二十三号里的郑德菱,这人真好!今天妈妈抱我到门口,我看见她在水门汀上骑竹马。她对我一笑,我分明看出这一笑是叫我去一同骑竹马的意思。我立刻还她一笑,表示我极愿意,就从母亲怀里走下来,和她一同骑竹马了。两人同骑一枝竹马,我想转弯了,她也同意;我想走远一点,她也欢喜;她说让马儿吃点草,我也高兴;她说把马儿系在冬青上,我也觉得有理。我们真是同志的朋友!兴味正好的时候,妈妈出来拉住我的手,叫我去吃饭。我说:“不高兴。”妈妈说:“郑德菱也

    查看全部
    修改于 2016-02-20 | 阅读量 3765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散文:学画回忆

    作者:丰子恺

      我七八岁时入私塾,先读《三字经》,后来又读《千家诗》。《千家诗》每页上端有一幅木板画,记得第一幅画的是一只大象和一个人,在那里耕田,后来我知道这是二十四孝中的大舜耕田图。但当时并不知道画的是甚么意思,只觉得看上端的画,比读下面的“云淡风轻近午天”有趣。

      我家开着染坊店,我向染匠司务讨些颜料来,溶化在小盅子里,用笔蘸了为书上的单色画着色,涂一只红象,一个蓝人,一片紫地,自以为得意。但那书的纸不是道林纸,而是很薄的中国纸,颜色涂在上面的纸上,渗透了下面好几层。我的颜料笔又吸得饱,透得更深。等得着好色,翻开书来一看,下面七八页上,都有一只红象、一个蓝人和一片紫地,好象用三色版套印的。

    查看全部
    修改于 2016-02-20 | 阅读量 4595
    mr2longly 请多发几篇,地铁上没得看了,总看技术累的腻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最容易丢的东西

    作者:  张嘉佳

    最容易丢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伞。

    这四样你不来回掉个几轮,都不算完整的人生。

    有次雨天打车,打不着,千辛万苦拦到辆还有客人的,拼车走。当时我晚饭白酒喝晕,上车说了地点就睡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钱包掉脚底,刚想弯腰捡,司机冷冷地说:不是你的,上个客人掉的。

    我捡起来看了眼,特么的就是我的啊。

    司机坚持说,不是你的,你说说里面多少钱,必须精确到几元几角,才能确凿证明。

    因为我钱包丢怕了,所以身份证不放里头,我也从来不记得自己到底装了多

    查看全部
    修改于 2016-01-24 | 阅读量 4065
    e8960 人生慢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得到和失去了一些东西。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最想要的有没有失去。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鉴赏家

    作者:汪曾祺

    全县第一个大画家是季陶民,第一个鉴赏家是叶三。

    叶三是个卖果子的。他这个卖果子的和别的卖果子的不一样。不是开铺子的,不是摆摊的,也不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他专给大宅门送果子。也就是给二三十家送。这些人家他走得很熟,看门的和狗都认识他。到了一定的日子,他就来了。里面听到他敲门的声音,就知道:是叶三。挎着一个金丝篾篮,篮子上插一把小秤,他走进堂屋,扬声称呼主人。主人有时走出来跟他见见面,有时就隔着房门说话。“给您称——?”——“五斤。”什么果子,是看也不用看的,因

    查看全部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4128

    开飞机的舒克 只看该作者

    夜光马竿

    汪曾祺

    美国也有马竿。我在爱荷华街头看到一个盲人。是个年轻人,穿得很干净,白运动衫裤,白运动鞋。步履轻松,走得和平常人一样的快。他手执一根马竿探路。这根马竿是铝制的,很轻便,样子也很好看,马竿着地的一端有一个小轮子。马竿左右移动,轮子灵活地转动着。马竿不离地面,不像中国盲人的竹马竿,得不停地戳戳戳戳点在地上。因此,这个青年给人的印象是很健康,不像中国盲人总让人觉得有些悲惨。后来我又看到一个岁数大的盲人,用的也是一种马竿。据台湾诗人蒋勋告诉我,这种马竿是夜光的,——夜晚发光。这样在黑地里走,别人会给盲人让路。这种马竿,中国似可引进,造价我想不会很贵。

    美国对残疾人是很尊重的。到处是画了白色简笔轮椅图案的蓝色的长方形的牌子。有

    查看全部
    来自 xnw.com | 阅读量 3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