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学琴何必太正规!

xiao8   2016-10-13 16:29

  什么?!“何必太正规”?

  我们琴童家长从来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说法:

  “要么不学,要学就要学得正规!”

  “孩子学琴老师不按正规化要求,孩子动作不规范,那是误人子弟!”

  “即便是业余学琴,也要按正规化去要求!”

  “孩子一开始动作不规范,将来学不出来!”

  ……

  “指尖站起来,不要折,也不要抠!”

  “掌指关节放松,放松,不是松垮!”

  “手腕摆平,不要拱!”

  “手腕放松,但不要塌!”

  “注意,手指要高抬指,抬起来!不要懒!”

  “抬指不要勾!也不要伸直!”

  “下键时手腕不要颠!!”

  ……

  这都是学琴的孩子每天练琴、每次上课的时候耳边经常响起的训诫。

  注意:刚才列举的那一堆要求,还仅仅是(仅仅是!)让钢琴发出一个音来!许多学琴的孩子,正是在这些多不胜数的“正规化”要求中,觉得“学琴真苦”,从而变得越来越不爱学琴了!


  想想我们打乒乓球,在专业教练看来,连持拍的姿势都不对,更不用说挥拍、击球了──可是我们终生享受打球的快乐;

  想想我们游泳,在专业教练看来,划水的姿势就是“狗刨”,更不用说换气、蹬腿了──可游泳是我们最喜欢的体育运动;

  想想我们唱卡啦OK,在专业声乐教师看来,嗓子就是破锣一样的“沙嘶比哑”还“五音不全”,更不用说咬字、分句、换气、喉头、舌位、共鸣、气息控制了──可是,我们享受歌唱的快乐,在歌唱中交友、狂欢!

  ……


  人人都知道,任何一个包含操作技能的行业,都是需要经过艰苦的专业化训练才能达到职业化水平的。但是,在打球、游泳、唱卡拉OK时,我们不在乎自己“很业余”,也不在乎专业人士的评价,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业余爱好者,健身强体、交友享受,为人生增色添彩是我们从事这些活动的根本目的。

  可是孩子业余学琴,却为什么怕“业余”?为什么要那么正规呢?为什么不能以打球、游泳、唱卡拉OK的目的、态度和标准对待业余学琴呢?如果是以那样的目的、态度和标准对待业余学琴,学琴怎么会是苦的呢?

  不关心原理的家长、老师,你这样做好了:

  孩子学琴,别提那么多、那么严的技术动作要求,点到为止,孩子能做到,就去做;做不到,或者再要求就会产生挫败感、痛苦感了,就别再严格要求了──让孩子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演奏好啦!

  把活动的快乐、把享受演奏的成就感、把享受音乐、把热爱艺术、把学琴教育要持续到初三毕业,作为学琴的要务,切不可为了正规化的要求,破坏了孩子学琴的兴趣、乐趣!

  关心原理的家长与老师往下读:

  在学琴教育的策略上,是否坚持正规化要求,需要在以下6+1个因素中权衡:

  技术规范问题、职业目标问题、音乐才能问题、学习动机问题、教育结果问题、教育策略问题,再加一个:生理机能问题

  我们一层一层地说:

  1、技术规范问题:

  单就此项来说,当然是越正规越好。道理很简单:正规的动作规范可以带来更高的技术水平,从而可以演奏更难的作品,可以实现更好的音乐表现;在乐曲难度不变的情况下,可以让演奏更轻松,对演奏那些既难又需要耐力的作品来说,这就是非常重要的了──因此,对于一个职业演奏者来说,正规的技术动作是非常必要的。

  反之,如果技术训练不正规(特别是初学阶段),那么技术水平的发展将会受限,这直接导致将来不能胜任演奏较难的作品,也很难有演奏的质量。

  正是因为这明摆着的道理,从老师到家长都非常信奉“学琴就要正规”的说法。“要么别学,要学就要正规”是很多老师乐于说,也是很多家长愿意听的道理。

  2、职业目标问题:

  显然,正规的技术训练,对演奏较难的作品、较高的演奏质量是需要的──这对那些职业音乐演奏者来说是必要的;但是对于那些,不想成为职业音乐演奏者的人来说,他们既不需要演奏技巧那么难的作品,也不需要那么高的演奏品质,显然这时,正规专业化的技术训练就不是必需的。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

  但是,即便不想当职业音乐演奏者,能够演奏更难的作品,能够演奏出更高的音乐品质也是令人向往的。即便不想当职业演奏者,正规专业化的要求又有什么不好呢?──这是问题的关键。

  3、演奏天赋问题

  这是导致问题复杂起来的根本原因!

  能否掌握正规专业化的技术要领,与人的演奏天赋相关。由于天赋的差异:天赋高的学生会轻轻松松、胜任愉快地掌握正规专业化的技术动作;而天赋低的学生则费力练习仍不得要领,无法掌握。──由于天赋的原因,学生掌握正规演奏的训练成本与代价是完全不同的!

  天赋对成就的制约作用,在我们的教育中被严重地忽略了,也被善意地掩盖了。但是,我们无法否认这样的事实:

  达到相同的水平,天赋高的孩子付出的努力要少于天赋低的孩子。以考级为例,在每天练琴时间差不多的情况下,考到最高级,有的孩子要用6-9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也有大量孩子,根本考不到最高级就不得不退出了),而有的孩子则只需要3-4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在我们做的调查中,音乐学院附中的孩子平均为3年)。

  而付出相同的努力,孩子学琴进步的速度也完全不同:每天练1小时琴,有的孩子可以以每年升三级的速度扎实晋级,而有的孩子则只能以每年升一级的速度勉强通过。

  人的演奏天赋在人群中是呈正态分布的,对此每个器乐老师都是心知肚明的:以钢琴为例,一个简简单单的跳音动作,有的孩子练几个月都掌握不好,有的孩子练习几下就掌握了,而有的孩子一上手就很标准、很规范;一个简简单单的手指不要折,有的孩子学几年琴都做不到,有的孩子通过反复强调、练习才能够掌握,而有的孩子根本就没有折指的问题!

  对于天赋高的孩子来说,可以轻松愉快地就掌握了正规专业化的技术规范;但是对于天赋低的孩子来说,严格要求规范化的技术动作可能就是令人痛苦不堪的事。对天赋不足的孩子提出了过高、过严的正规化要求,是造成“学琴苦”的重要原因──请注意,现在开始涉及第四个因素了:学习动机问题。

  这时候,很多家长与老师都认为:“学琴苦,那不正是培养孩子毅力的好时机吗?!”

  很多人都认为吃苦可以培养一个人的毅力,让我们来学习一下人性的基本原理。

  4、学习动机问题:

  毅力是动机强度的表现。而快乐强化动机、痛苦弱化动机,这是人类不可抗拒的本能。一个人在遇到挫折与痛苦时仍然有坚持下去的毅力,不是因为苦本身,而是因为克服困难取得成功后的快乐感在召唤!在“要正规”的要求下,当孩子做不到时,就会产生痛苦感、吃力感、挫败感,特别是当老师、家长因为孩子达不到要求时责备、批评、训斥,甚至体罚孩子时,这种痛苦感就会加倍,从人性的原理讲,这时孩子学琴的动机水平就会不可避免地下降,进而产生厌学、不爱练琴的反应就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结果。

  请注意:这时正规专业化的要求,就不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是以牺牲孩子学琴兴趣,甚至是以破坏孩子热爱音乐为代价的了!此时,问题的关键就不是正规化有多重要,而是要不要以牺牲孩子的学琴动机为代价去坚持正规化的要求。这是一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权衡问题!

  “正规化”与“保持兴趣”,哪个是卒,需要丢,哪个是车,需要保。这是问题的关键!

  由此,开始涉及第五个因素:在学琴教育中,家长想要获得什么样的教育结果?

  5、教育结果问题:

  在学琴教育中,家长到底想要什么结果?这是学琴教育的根本目的问题。抓住了学琴的根本目的,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不言自明。如果家长已经忘了让孩子学琴的初衷,或者从来就没有想明白过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学琴,那么我现在就替家长概括一下:对于98%没有让孩子将来从事音乐演奏专业想法的家长来说,你让孩子学琴的目的,应该是:

  通过学琴热爱音乐,

  通过音乐热爱艺术,

  通过艺术热爱生活,

  通过生活体验人生的幸福;

  通过艺术教育,提升孩子的感性素质,为孩子的人生幸福增色添彩;

  通过艺术教育,提升孩子的感性素质和感性智慧,为孩子走向事业的成功增添实力!

  如果家长同意这样的学琴目的,希望有这样的教育结果,那么显然,保护学琴动机就是车,需要保,坚持规范化要求就是卒,应该丢。车与卒两全其美固然好,但是,当我们不得不二择一的时候,孰轻孰重,我想,不需要我下结论,家长与老师都会有正确的选择。

  特别是当把第五个因素“教育的结果”与第二个因素“职业目标”叠加考虑时,当业余演奏既不需要演奏那么难的作品,又没有必须演奏出那么高的水准,而正规化的要求还要付出过高代价──导致孩子失去学琴的兴趣与乐趣时,家长与老师都会明白──“业余何必太正规”就是正确教育策略的选择。

  鉴于以上五个因素的综合考量,我们再来看教育的策略问题。

  6、教育策略问题:

  孩子学琴,别提那么多、那么严的技术动作要求,点到为止,孩子能做到,就去做;做不到,或者再要求就会产生挫败感、痛苦感了,就别再严格要求了──让孩子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演奏好啦!

  把活动的快乐、把享受演奏的成就感、把享受音乐、把热爱艺术、把学琴教育要持续到初三毕业,作为学琴的第一要务,切不可为了正规化的要求,破坏了孩子学琴的兴趣、乐趣!

  如果孩子不想从事音乐专业,特别是孩子的天赋不高、学琴的动机水平不高时,要坚决放弃过于正规化的学琴要求──就像孩子在学打球、学游泳、我们唱卡拉OK一样,以快乐为核心,防止学了一门技术,恨了一门艺术;

  如果孩子想从事音乐专业(前提是,要先看看孩子的天赋是否足以支撑他走专业道路),或者他能够胜任愉快地掌握动作规范,不至于为了掌握规范而产生痛苦与厌学的情绪,那么就按正规化去要求好了!

  教育者,需要有权衡的智慧:到底是降低正规化的要求,从而让孩子快乐地学琴,实现我们最终的学琴目标?还是刻守正规化要求不放?这是需要老师的经验与智慧的。但是无论如何,老师与家长也不能以导致孩子厌恶学琴为代价,去追求正规的技术规范。

  再加一个因素  生理机能问题:

image

  (▲世界上最伟大的钢琴家霍洛维兹佝偻着腰、屈着的手臂、勾着的小指、下塌的掌指关节,从“正规”的钢琴教学来看,都是“很不正规”的。)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类似于霍洛维兹、郎朗这样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奏家,他们的动作一点都不正规。这又是为什么呢?这就是规范(虽然“正规化”一词不限于技术,也包括对音乐的高规格要求,但是通常主要是指技术动作的规范)的目的问题了。从本质来讲,规范是为了保障良好的演奏控制,以尽量提升肢体效能为目的的肢体姿态与动作要求。注意:规范与音乐质量没有直接关系,与运动效能有直接关系。即,规范的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身体动能的效率。但是,有的演奏家身体机能特别强,即便在很别扭的姿态下,仍然足以拥有良好的演奏控制;即便在大量动能浪费的情况下,仍然足以完成最难的技术要求。对他们来讲,超强的先天机能带来充余的巨大动能,使他们根本不在乎那点不规范所带来的动能浪费。比如,以钢琴演奏为例,折指将带来触键速度的降低与力量的损失,但是以霍洛维兹手指的机能所拥有的发力速度与力量,足以弥补折指带来的那点力量与速度的损失,因此,即便他的手指“很不正规”,但是一点不妨碍他拥有世界上最漂亮的音色与最精妙的声音控制。以霍洛维兹那么僵的肩与手臂的状态,在演奏类似于《卡门变奏曲》、《拉赫马尼诺夫第3钢琴协奏曲》这样超难的作品时,一般人可能早就酸到抽筋甚至肌肉劳损了,但是霍洛维兹似乎丝毫不需要上肢的力量,单凭小臂、手腕与手指这些小肌肉群的力量,就足以演奏世界上最难的作品。由于天赋极高,机能极强,所以他们虽然没有很规范的技术动作,但是仍然不能阻止他们成为伟大的演奏家。

image

  (▲郎朗童年练琴时的图片,请注意他的手型与手指──实际上这样的手型在郎朗现在的演奏中也经常会见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看他演奏的视频,注意郎朗的手型有多么“不规范”。)

  特别是由于每个人的生理结构存在着差异,而长期的练习往往会导致形成自身最自然、最舒适,对于个人而言是最合理的演奏姿态。而这个因人而异的姿态,往往也是“不规范”的。我当年就有个学生,由于指甲生长点突出在指尖前面,指尖一站起来,就会撞指甲,因此,她只能采取把指尖放平了弹这样看起来 “很不规范”的手型。但是,学了几年琴后,她自己发展出自己的发力模式,有非常漂亮的声音。这些例证,似乎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规范”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重要,特别是不需要那么严格地刻守一个僵化的要求。

  最后要特别指出的是:

  各位家长与老师,我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如果我们把保护孩子的学琴动机作为第一要务,而不是把正规化作为第一要务,那么当孩子学琴很愉快的时候,孩子的技术潜能,反而会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而如果破坏了孩子的学琴动机,则会使孩子早早终止学琴,反而使孩子达不到本来可以达到的演奏水平!要求必须正规,反而演奏水平上不去;而不严守正规化的要求,演奏水平反而上去了。这就是学琴教学中正规与不正规的辩证法。

  我认为,在目前中国业余学琴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中,过于专业化倾向是最严重的问题,是导致“学琴苦”、“孩子不爱练琴”等等问题的根源之一。这种过于专业化的学琴教育,非但达不到家长所期待的专业化水平,反而会导致过高的教学成本投入,产生教育资源、生命资源的浪费,破坏了孩子学琴的动机,甚至造成“学了一门技术,恨了一门艺术”的恶果,最终偏离了家长让孩子学琴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更严重的是,这种痛苦的学琴,破坏了孩子童年的幸福,浪费了孩子童年的宝贵时间,产生一生无法挽回的损失。

  中华民族的每个孩子一生至少要学一件乐器(这在发达国家早已是现实),学琴教育要作为与语、数、外一样重要的基础教育贯穿童年与少年全程(大抵从4岁左右开始直到初三毕业)。实现这个目标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家长,还包括以教琴为职业的广大器乐老师。但是由于从家长到老师都共同进入了“学琴就要正规”的认识误区,以致于,我们离实现这样宏大的教育目标还太远,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宣传,改变、更正业余学琴的状态定位。

  业余学琴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正确的目标定位,根据学琴的目标定位,来调整教学要求、教学规格与状态,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安排整个学琴的时间、标准、内容,最后现实家长让孩子学琴的根本目的,即──重要的话要再重复一遍:

  通过学琴热爱音乐,

  通过音乐热爱艺术,

  通过艺术热爱生活,

  通过生活体验人生的幸福,

  通过艺术教育,

  提升孩子的感性能力、感性素质和感性智慧。

  附:与学琴规范问题相关因素的逻辑关系分析图

image(来源:七耳兔微信公号 作者:周海宏教授)

收藏 2

修改于 2016-10-13 | 阅读量 5853
| 1